NP高辣文_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

门口站着两个人,其中的男子俊美英挺如天神,其中的女子清丽绝伦如天仙,正是她的未婚夫秋夜弦与她的好姐妹姬莲。

“夜弦,莲儿,你们怎么来了?”她惊喜地放下香囊,起身迎接。

“我们来送你下地狱啊。”姬莲娇笑,明眸皓齿,玉颊生光,“我明天就要嫁给夜弦,而你今天晚上就要死了,我们当然要赶来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
凤惊华刹住脚步,惊疑不定:“莲儿,你、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
“我在说,我明天要嫁给夜弦了。”姬莲软软地靠在秋夜弦的肩上,拔高声音,“我即将成为尚国的皇后,与夜弦共享大好江山与人世繁华,而你,凤惊华,将在今天晚上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被秘密处死,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。”

凤惊华觉得姬莲一定是在开玩笑,想在大婚前夜制造恶作剧什么的,但这样的玩笑……不好笑。

她的目光从姬莲和秋夜弦紧握的双手移到秋夜弦脸上,笑得有点勉强:“夜弦,莲儿说得好可怕,我已经被吓到了,你们就不要再逗我了。”

秋夜弦微笑,一如既往的真诚又温柔:“是很吓人,不过莲儿说的都是真的,我们绝对不是在逗你。”

姬莲娇笑着补充:“我们只是要杀你罢了。”

凤惊华懵了,呆呆地站着,手足无措:“你们俩别、别闹了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们是在闹着玩?”姬莲倏然玉脸一寒,挥手,厉声道,“来人,将这个通敌叛国的罪人拿下!”

两名粗壮的嬷嬷从她身后冲出来,如狼似虎地扣住凤惊华的肩膀,用力将她往地上摁。

凤惊华猝不及防,当下就被摁压着跪在地上。

她因为肩膀上的疼痛而稍微清醒了一些,震惊地喃喃:“为、为什么这么做?”

秋夜弦居高临下:“凤氏一族对朕不满,暗中投靠费国,充当费国的内奸,人证物证确凿,罪无可赦。如今凤氏一族已经悉数被朕拿下,劝你莫要反抗,乖乖认罪,朕会给你一个好死。”

姬莲说的,凤惊华可以不信,但秋夜弦已经站在权力的巅峰,所谓君无戏言,他不会开这种玩笑。

一时间,凤惊华只觉得全身发冷,四肢僵硬,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。

但大难临头,她还是本能地哀求:“夜弦,你知道凤氏一族对你忠心耿耿,全力助你登上皇位,怎么可能会通敌叛国?夜弦,你好好想想,我们那么相爱,在一起那么幸福,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?我承受不住的……”

“啪――”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她的脸上。

姬莲冲到她跟前,甩出去的巴掌停在空中,似乎随时都会化成刀子落下来。

“相爱?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做这种千秋大梦!”姬莲听到她试图搬出她与秋夜弦的“爱情”翻身,心里怒极,恨极,妒极,尖叫,“夜弦根本就不爱你!他从来就没爱过你!他爱的是我!只有我!我们青梅竹马,感情深厚,根本没有你插足的余地!你现在已经是个废人,再也没有利用价值,夜弦终于不用与你演戏了,你就死了这条心,痛苦地去死吧!”

第2章?你只是一颗棋子

“你胡说!”凤惊华顶着青肿的脸庞,激烈地反驳,“明明是你把夜弦介绍给我,说我们是天生一对,你要全力撮合我们的!六年了!我跟夜弦相识整整六年,同甘共苦,不离不弃,他怎么可能不爱我?他怎么可能与你有私情?”

六年前,姬莲十四岁生日那天,她在姬家的后院里见到了俊美如天神的三皇子秋夜弦。

秋夜弦用惊艳而灼热的目光看着她,那一刻,她的心便彻底沦陷。

那一天以后,姬莲便极力撮合她与秋夜弦,不断安排她与秋夜弦相会,她才得与秋夜弦私订终身。

这么多年来,姬莲不曾表露出半点对秋夜弦的情爱,她真没看出姬莲与秋夜弦有任何暧昧。

“像你这样的丑女妒妇,哪点配得上夜弦?”姬莲看着凤惊华那张刻有数道伤疤的脸庞,眼里全是不屑和嫌恶,“要不是看在你父亲是禁军统领的份上,我会将夜弦借给你整整六年?虽然夜弦只是在跟你演戏,但他好歹也跟你玩了六年,你就算死一百遍也不算冤!”

这六年里,她为了帮助夜弦完成霸业,不得不扮演好朋友、好姐妹的角色,忍着刻骨的妒忌与寂寞,看着深爱的男人跟凤惊华山盟海誓、亲亲我我,无数次在心里诅咒凤惊华不得好死。

这种痛苦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和承受了。

“你、你的意思是、是……”凤惊华的目光转向秋夜弦,脸色惨白,语无伦次,“真的是、是为了利、利用我……”

她说不下去。

她的父亲是禁军统领,掌管十万精兵,负责守卫京城,在三王之乱中,就是这十万禁军在最后关头帮助夜秋弦控制了京城局势,为他登上皇位清除了最后一道阻碍。

这十万禁军的兵权,足以让一个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择手段地追求她了……

“没错。”一直在看戏的秋夜弦微笑着承认,“我一直都在利用你,你没有利用价值了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凤惊华只觉得眼前一黑,心脏都要被撕裂了,同时,她听到了自己的哭声:“你、你怎么能如此对我?我那么爱你,那么信你,为了你什么都肯做,你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……”

这么多年来,她上刀山没哭,下火海没哭,这一次,却哭得如此凄惨。

“凤惊华,”秋夜弦的声音很好听,说的却不是人话,“你对我确实不错,可是像我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娶一个丑陋不堪的女人当皇后,让天下人耻笑我?你看看你的脸,再看看你的身体,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跟你这样的女人厮守?”

“如果你愿意放弃我,或者甘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妃子,我或许还可以成全你,可你明知我最恨被人逼迫,却还要逼我立誓今生只能娶你一人为妻,只能让我跟你生的儿子继承家业。我一介帝王,与神比肩,岂能受制于你?所以,你只能去死了。”

凤惊华连哭泣都忘了。

她努力睁着一双泛红、无神的眼睛,想看清说着这般绝情绝义的话的他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“我、我变成现在这样,都是为、为了你……你明、明明知道……”她哑着声音说。

她为了救他,才会被迫自残,才会遭受百般酷刑,才会在脸上和身上留下这么多伤疤,他却说她丑陋,不配嫁他?

她知道他成皇以后会有数不清的女人,才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个他绝对不会背叛她的承诺,他却说她要控制他、逼迫他?

秋夜弦微笑:“嗯,我知道,我感激你为我的付出,但是,我还是不要你,不容你。”

世界似乎都崩塌了。

凤惊华觉得自己被埋在黑暗的底处,痛得无法呼吸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dglandi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