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p高辣疯狂被强_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

两人到山脚的时候,太阳已经西沉,但天色并未完全暗淡下去,因为一轮明月已经从东方升了起来,散发出幽幽的光芒。

月白风清,白天的炎热散去,两人开始往飞云峰上进发。

山上有着盘山公路,虽然非常陡峭,但周狼骑着自行车载着赵小柔却是如履平地。

十几分钟之后,两人到了半山腰。

半山腰上是飞云寺,月色之下,飞云寺安静矗立,但奇怪的是,飞云寺前面的坪地上停了四辆黑色的小车。

“哇,这几辆车不错啊,难不成和尚都开这么好的车,真是有钱啊。”赵小柔从自行车上跳了起来,惊奇地道。

周狼也觉得奇怪,但忽然脸色一变。

“举起手来!”

忽然之间,四个身手敏捷的人从车内一下冲了出来,拿枪瞄准了周狼和赵小柔

?

这四个持枪者,都是板寸头、白衬衫、西裤,黑皮鞋,看起来非常彪悍,杀气腾腾,不用说都是身有武功之人。
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拍电影还是搞恐怖袭击啊?”赵小柔见当即就喊了起来,大晚上的上山赏个月,却被人用枪瞄着头,真是咄咄怪事。

“恐怖袭击?我看你们才是搞恐怖袭击的吧?”为首的一个男子冷哼了一声道,他们四个都没怎么留意赵小柔,但却死死盯住周狼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“四位,我们和你无冤无仇吧,何必动枪?”

刚一开始,周狼也吓了一跳,但他很快稳定了心神,现在他已经是修士了,还怕这四个拿枪的?

“你想袭击秦老,咱们早就知道了,乖乖跟我们进飞云寺吧。”为首男子道。

“袭击秦老?”周狼和赵小柔都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“少装了,走!”为首男子扬了扬手中的枪。

“四位,我们不认识什么秦老,也不认识你们,我们只是普通的游客而已,如果四位要用强的话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周狼莫名其妙被人用枪胁迫,脾气也上来了。

“你敢反抗?我手中的枪立马会打爆你的头。”为首的男子道,他的语气冰冷,就如杀神,从他的眼神来看,应该杀过人,不然的话,他的身上不会有那种骇然的杀气。

“有枪就能决定人的生死?”周狼淡淡道:“我看未必吧。”

他之所以不惧,是因为其实力,此外,实在有状况的时候,他可以让祖传铜钱的器灵小希出手,小希的实力远在他之上,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,要对付几个拿枪的,应该不在话下。

“施主,你还是放弃反抗吧,你快到这里的时候,我已经感觉到你身上的真气波动了,因此有这四位高手在等着你。”

眼看周狼和四个拿枪的男子就要动手,飞云寺的庙门忽然开了,走出三个和尚来,为首的是一个年已古稀,留着白胡须的老和尚,另外两个,都是四十出头,这三人,都穿着灰色的僧衣,而说话的,正是为首的老和尚。

“大和尚好眼力,不过飞云山不是你们飞云寺的吧?难道来不得?我还没见到过像你们这样的蛮横无礼的出家人。”

周狼微微一愣之后道,知道了这几个和尚和拿枪的四个男子是一伙的,以前他来过飞云寺,也见过这三个和尚,以前他觉得这三个和尚寻常至极,但现在看来,竟然都是高手。

“就是就是,大和尚,飞云寺不会是什么恐怖基地吧,居然有这么多拿枪的,当心被国家暴力机构剿灭了。”赵小柔也嚷道。

“阿弥陀佛,施主既然是练武之人,何必遮遮掩掩,你不就是为了秦老而来?”

老和尚远远地双手合十道,他隔上百米就能感觉到周狼身上的真气波动,明显武功不低,武学境界,分为武徒、武者、名家、宗师四个级别,他很可能到了宗师级别。

“我一再说了,我不认识什么秦老,你们别找什么借口,马上让开。”周狼道:“我和我朋友还要去飞云峰顶呢。”

“那就得罪了,敢袭击秦老的不法份子,格杀勿论。”拿枪的男子中为首的一个冷喝了一声,就要对周狼开枪。

“狼哥,救我!”

这一下,赵小柔有些害怕起来。

千钧一发之际,月色之下,周狼的身形幻化成了残影,四个持枪男子感觉周狼一下在自己眼前消失了,就在他们惊愕的瞬间,四个拳头的残影,几乎在同时击中了他们。

嘭!

四个持枪男子同时被击飞,摔在地上,而他们手中的枪,全部落在了周狼手里。

周狼手中用力,四支手枪,被扭曲成一团废掉,被他丢在地上。

四个男子心神大震,感觉浑身酥麻,站都站不出来!

“狼哥,你太牛了!”

赵小柔也真是彪悍,她稍微吃了一惊之后,竟然一把搂住周狼,在周狼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而站在寺门前的三个和尚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,两个中年和尚马上要出手,但被老和尚给阻止了。

“小施主,老衲多年没开杀戒了,但你既然冥顽不灵,老衲只好降魔了。”老和尚的声音无比浩大地传了出来,就如黄钟大吕一般。

他身上的僧衣无风自动,忽然之间,他的身子跃了起来,和和周狼之间相隔有二十几米的距离,但是,他只在地上落过一次脚,就跃到了周狼面前,月色之下,他就像是离弦之箭,在飞一般。

老和尚那钵子大的拳头,破空向周狼击来,空气都发出了被打爆的声音,没想到,这个老和尚的一拳,竟然又这么大的威力!

周狼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脸色露出了凝重的神色,他看出来了,老和尚是宗师级别的高手,并非修士,但他修炼也就几天,实战经验还是有些不足,因此稍微有些担心。

“狼哥,老和尚修为和你不在一个档次,你大可放心迎敌。”

就在这一瞬间,周狼的脑中传来了小希的声音。

周狼心安,旋即一掌拍出。

老和尚来得快,去得更快,直接倒飞回到飞云寺门口,一个踉跄,若不是那两个中年和尚扶了他一把,他估计站都站不稳了。

老和尚脸色变得苍白,难以置信地看着周狼道:“你是修士?”

“没想到老夫的命这么值钱,居然有修士来追杀我!”

周狼还没说话,飞云寺的门再一次开了,一个年轻男子推出一辆轮椅来,轮椅上坐着一个清瘦的老人。

这老人起码也是九十岁的高龄了,他虽然坐在轮椅上,但腰杆子还挺得笔直。

“秦老,你怎么出来了,快进去,今天我师徒三人,就算拼掉性命,也要保护你的安全。”老和尚拦在了坐在轮椅上的清瘦老人前。

“生死有命,方智禅师,这个年轻人的修为远在你之上,就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。”清瘦老人淡淡地道:“可惜我秦靖宇当年枪林弹雨都没死,却死在这个杀手的手里。”

“秦靖宇不是开国老将军吗?他怎么可能在这里,可惜隔得太远,我看不清人。”赵小柔嘀咕了一声。

周狼听到赵小柔的嘀咕,心中顿时一动,望向了清瘦老者。

“秦将军?”

周狼看过一些文献资料片,顿时认出这清瘦老者正是华夏大名鼎鼎的开国将军秦靖宇

?

周狼是学医的,心思还是比较慎密的,他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稍微一想,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高声道:“秦老将军、方智禅师,在下并非什么杀手,两位过虑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是来刺杀秦老的?”

除了赵小柔,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,方智禅师有些不相信地问道,神情依旧紧张。

“我在电视上和报纸上见过秦老将军,老将军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,怎么会刺杀秦老。”周狼笑道:“禅师可不要给我随便扣帽子,在下可承受不起啊。”

“难道真的搞错了?可我们得到情报,有东瀛的杀手得知秦老来了这里,因此派出顶级杀手刺杀。”

先前被周狼击飞的四个男子此时也全部站了起来,为首的一人将信将疑道,先前周狼并未伤人之意,因此他们并无大碍。

难怪秦老的手下如临大敌,周狼听了这话,才算完全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

“小兄弟,你要是杀手,根本没人挡得住你,我的头颅估计早就被你摘下了,何必和我们说这么多废话。”

坐在轮椅上的秦老将军笑了起来,不用说他是相信秦天所说的。

“秦老将军明鉴,我还真是和我朋友来这里游玩的。”

周狼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不过他有些好奇,前几年在电视上看到秦靖宇老将军还是龙行虎步,怎么短短几年时间,老将军就要坐轮椅了,因为老将军武功是“名家”修为,是军中有名的高手,就算是年过九十,也应该很硬朗才对。

“施主,老衲过度紧张,因此让秦老的警卫对你动手,得罪了。”老和尚方智双手合十道:“如果施主不介意,还请入寺说话。”

秦靖宇老将军,是从滇西省走出去的华夏开国虎将,当年东瀛人大举进犯滇西,他带着部下死守,将东瀛人杀得尸横遍野,这才使滇西免遭生灵涂炭。

据说在一次肉搏战之中,他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之下,一个人刀劈了东瀛人的一个五十人小队,因此他在滇西省老百姓中的威望是非常高的,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十年,但没有人不记得他的功绩。

那是一段血与火的历史,对于这样的铁血将军,周狼自然心生敬仰,因此点了点头,带着赵小柔,一起进入了寺内。

“小兄弟,小姑娘请坐,我还不知道两位的名字呢。”入寺之后,秦老客气地道,他堂堂开国将军,但却没半点架子,对周狼和赵小柔都非常客气。

“在下周狼,她叫赵小柔。”周狼坐下之后道:“老将军是在下敬仰的前辈,您叫在下小兄弟,实在是折煞我了。”

“周老弟,我是军衔高,你是修为高,称兄道弟有何不可。”秦老摆了摆手笑道:“华夏的将军不计其数,但小小年纪就成为修士的,恐怕是凤毛麟角吧?”

秦老将军这么一说,周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,转而道:“老将军这是荣归故里了吗?”

“现在我还在军中任顾问之职,哪里能告老还乡安歇,还不是因为这腿疾,这才来飞云寺请方智禅师治疗。”

秦老将军叹息了一声道,很显然,这腿疾困扰他已经不短的时间了。

“那不知方智禅师可有治疗之法?”周狼看向方智禅师道。

方智禅师的两个徒弟和秦老的四个警卫在寺外警戒,只有方智禅师和一个为秦老推轮椅的年轻人在寺内。

“老衲医术有限,修为也不够精深,有些无能为力。”方智禅师道。

“不如让我给老将军看看腿疾如何?”

周狼颇为敬重秦老将军,于是主动道,现在的他,已经学会了上记载的所有医术,是世所罕见的神医了。

有时候人生的际遇还真的难以预料,前几天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可以被人随意羞辱的大学生,但现在,他已经是修士,是高人了。

“狼哥,你还会医术?”

秦老将军和方智禅师还没有说话,赵小柔却是惊奇地道。

如果说周狼在段小虎手下救她的时候,以及在威哥ktv将一根钢管折着玩的时候,她还没太过震惊,但先前周狼和方智禅师的交手已经惊到她了,因为方智禅师一口道破了周狼是修士的事实,似乎她不是一般的女孩,她知道“修士”这个词是什么分量。

“略懂而已。”周狼笑道:“你忘记我是学医的了。”

“周施主在哪里高就?”方智禅师问道。

“我现在是滇西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大三的学生。”周狼如实回答。

“京都那么多神医都对我爷爷的腿疾束手无策,甚至方智禅师医术通神都找不到解救之法,周狼,你能行?”

为秦老将军推轮椅的年轻男子出言道,此人身高一米八左右,气势沉稳,颇有将门虎子之风,不过言语之中,满是对周狼的不相信。

“休得无礼。”秦老将军马上训斥年轻男子一句,随后才对周狼道:“小兄弟,他叫秦破军,是我的独孙,年轻人不懂事情,还请勿怪,那我这腿就麻烦小兄弟帮我瞧瞧。”

如果不是周狼先前展现出了强悍的修为,他一个医学院的毛头小伙子要给一个开国老将军治病,恐怕他医术再高,也没有机会,因为没有人会相信,现在秦破军怀疑他的医术造诣,那就是因为他太年轻了。

“老将军言重了。”

周狼起身,来到秦老将军身前,将其裤腿挽了起来。

随即,周狼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,老将军的双腿干瘦,并且有严重萎缩的现象,难怪只能坐在轮椅上。

“老将军,你这腿疾有多长时间了?”周狼细细观察之后问道。

“当年我的腿在战争中受了伤,一到阴雨天就疼,但那时候忙于军务,也没太注意,没想到三年前腿疾一下严重了起来,就成了这个样子了。”秦老将军概叹道。

上的医术,一一在周狼的脑子里闪过,略微思考之后,周狼对方智禅师道:“禅师,你这里可有用来针灸的银针?”

“针灸之法,方智禅师已经试过了。”秦破军出言道。

“各有各法,再试试也无妨。”周狼笑笑道。

方智禅师却是没说什么,去他的禅房拿了一盒以古色古香木盒装着的银针来。

“秦老将军,我要下针了。”

周狼取出长短不一的九枚银针来道,手里捏着银针,他全无陌生之感,他已经是修士,虽然只在祖传的铜钱“乾坤宫”中钻研了一个晚上的医术,但中所记载的一切,他已经了然如胸。

秦老将军点了点头,周狼的手动了。

他那稍显秀气的手快得连周围的人都有些眼花,一秒的时间不到,九枚银针已经插在了秦老将军的右腿九处穴位上。

“九转回魂针法!”

年已古稀的方智禅师惊呼起来

?

九枚银针,几乎在同一时间下针,这种手法,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尤其飞云寺内点的是蜡烛,并不是明亮的日光灯,光线不是很好,难道更大。

一秒不到的时间内同时施展出九针,这种针法,就是几百年前失传已久的‘九转回魂针法’,难怪方智禅师都颇为震动,其实,方智禅师的医术也很高,他也是针灸高手,但他顶多能同时施展三针而已。

这一下,秦破军也有些微微动容了起来,他算是看了出来,这个周狼的确有些门道。

周狼的动作,并非停止,他浑身真气鼓荡,双手将从中学到的针灸之法运用到了极致,一手捏住一根针,在三提三按的同时,将真气缓缓输入秦老将军的筋脉之内,开始疏通和滋润老将军的经脉。

每两根针大概持续三分钟,周狼就会换两根针施展针法。

几分钟之后,秦老将军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。

“周狼,赶快停下,我爷爷好像很痛苦。”秦破军注意到了秦老将军神色的变化,出言大声阻止道。

“秦少,不会有事的,你别打扰周施主。”

方智禅师连忙拦住秦破军,小声道:“老将军的腿本来已经没有知觉,现在感觉到了疼痛,这说明周施主的‘九转回魂针’起了作用,如果老将军真的感到不适,他肯定会出声的。”

秦破军略微思考了一下,又看到秦老将军摆了摆手,这才没说话了。

“秦老将军,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

周狼继续动作,十几分钟之后,针灸就完成了,不过这十几分钟,他的真气消耗也很严重,虽然不至于脸色惨白,但若想继续施针,恐怕是很难了。

“刚才感觉到了痛感,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”秦老将军脸上的痛苦之色褪去,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。

“老将军,你可以试着动动看看。”周狼微微笑道。

“这行吗?”

这一回,方智禅师都有些怀疑了,秦老将军的腿已经三年不能动了,就算‘九转回魂阵法’再厉害,也不能十几分钟就收效。

但是下一刻,方智禅师、秦破军和赵小柔都目瞪口呆了,因为秦老将军被针灸过的右脚竟然慢慢抬了起来,而他没被针灸过的左脚,依旧没有丝毫动静。

“周老弟,这三年来,我总算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了。”

秦老将军叹息道,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和地位,已经看淡了世事,这一次他来方智禅师这里,本来也没抱多大的希望,但现在他遇到了周狼,心中就有了希冀。

“老将军放心,每天我给你针灸一次,只要一周的时间,你就可以不用人搀扶,可以自己走路了。”周狼自信地道。

“传说中的九转还魂针,果然非常神奇啊。”

震惊过后,方智禅师赞叹道:“当然,这针法得修为高深之人才能施展,老和尚的修为也算不浅了,但就算是老衲得到这种绝世针法,也不能施展出来,周施主,你完全当得起当世神医这几个字了。”

“禅师谬赞了。”

周狼微微一笑,中的医术他是基本上学会了,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修为尚浅,根据记载,练气期之上,还有筑基、金丹、元婴等境界,他只不过是刚刚踏入了修真这扇门而已,离真正的飞天遁地,长生不死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,。

这也就是他没有立马找叶倩倩和聂元雄报仇的原因,这个世界上,说不定还有修士,他必须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。

“周施主,你年纪虽小,但修为却高,我还不知道飞云市居然出了你这样的青年才俊,如果你不介意,可否告知你师出何门?”

方智禅师问道,周狼已经这样厉害了,他很想知道教出周狼的到底是何等人物。

他此言一出,秦老将军、秦破军,以及赵小柔都看向了周狼,因为这是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。

“我的一身所学,都得自祖传,我自幼父母早亡,祖父也不再人世了,可谓孤家寡人。”周狼微微笑道。

“禅师,这些您等下再问吧,还请周先生给我爷爷继续针灸,刚才就针灸了右脚,还有左脚呢。”

秦破军却是有些着急了,现在他见识到了周狼医术的神奇,对周郎的称呼也就尊敬了起来。

“秦少,针灸之法很耗真气,你还是让周施主先调息一下吧。”方智禅师道。

“周先生,我不懂这些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秦破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。

“秦少放心吧,我先调息一番,等下就给秦老将军施针。”周狼道。

“那去老衲的禅房吧。”方智禅师道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之后,周狼从方智禅师平时修炼的禅房走了出来,再一次给秦老将军针灸。

针灸完之后,周狼就提出告辞,并且约定,每天晚上过来给秦老将军针灸。

秦老将军让孙子秦破军开车送周狼,但周狼婉言拒绝了,骑着他的自行车,载着赵小柔就走了。

月已中天,如今目力惊人的周狼不仅能看清下山的路,方圆几百米的事物,他也是看得清清楚楚,因此自行车以极快的速度,绕着盘山公路,如离弦之箭一般下山。

“天哥,你可真厉害啊,原来你是修士,以后能不能教我武功,或者是修真之法啊。”

赵小柔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,对周狼道,下山的时候全是下坡,她整个人也是前倾的,因此胸前的柔软全部挤压在周狼的身上。

她似乎不抗拒和周狼的亲密,完全不在乎,但周狼就有点受不了啦,要知道她那里的规模不小,那两处柔软时不时顶在他的后背,让他心猿意马。

赵小柔一说话,周狼才稍微分散了注意力。

“你还知道修真之法?”

周狼有些好奇道,按理说赵小柔是个孤儿,不可能知道这些的。

“以前听一些老人说起过,我还看过一些小说,先前飞云寺那老和尚不就是说你是修士吗?”

赵小柔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,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笑着道。

“要成为一个修士,先得练武,练武可是很苦的,你一个女孩子未必吃得了这个苦头啊。”

周狼道,他虽然一夜之间就成为了高手,但他知道,他这是得到了奇遇,换了其他人,就算是苦练一辈子,都未必能成为宗师级别的高手,就更别说踏入修士的行列了。

随后,赵小柔就没说什么了。

回到合租的公寓门口,赵小柔提前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,对周狼道:“狼哥,你先上去吧,我去买点东西。”

周狼应了一声,先回了合租的房子。

十几分钟之后,周狼已经洗完了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,赵小柔红着脸提着一个袋子回来了。

然后她就去洗澡了。

差不多半个小时赵小柔才出浴室,但周狼一看赵小柔,顿时心跳加快了,原来,赵小柔居然穿了一套护士装。

她的身材,本来就极好,穿上这样的衣服,本就让人有些想入非非,而更要命的是,这衣服竟然近乎是半透明的!

?

小柔,你穿成这样,不怕狼哥真的变成色狼,将你吃了?”周狼火辣辣的眼神在赵小柔身上扫来扫去,然后吓唬道。

“好啊,你吃啊,不过你吃了我可是要负责的。”没想到赵小柔却是毫不惧怕道,这妹子竟然走到了周狼的面前,抛了一个媚眼。

赵小柔的护士装非常薄,这么近的距离,周狼就算是没用透视符,也基本能看清楚她里面穿的是什么。

她平时是一副清纯的模样,抛媚眼的时候,还有些青涩的模样,但偏偏是这幅青涩的样子,让周狼更加心动。

“小柔,你这是闹哪样啊?”

事出异常必有妖,周狼有些不敢直视赵小柔的身体。

“没闹啊,狼哥,你喜欢我穿成这样给你看不?”赵小柔笑道。

“喜欢是喜欢,就是有些受不了。”周狼脸色微红道,他的脸皮不算薄的,但此时还真有些吃不了啦。

“要不我做你女朋友,你就不需要忍受了。”

赵小柔脸上也有了羞意,竟然挨着周狼坐了下来,乖巧地靠在了周狼的肩膀上。

此情此景,估计任何人都要把她当成是乖巧的女孩子,谁能想到,她一旦彪悍起来,是极其不好惹的,在酒吧里面,就敢拿酒瓶直接将搭讪的男人脑袋开瓢。

十**岁的女孩子就是好,她没有喷什么香水,但她身上那幽幽的体香,却径直往周狼的鼻子里面钻,让周狼身上的荷尔蒙激素急剧增加。

“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做我女朋友了?”

周狼惊讶道,他和赵小柔认识才几天,虽说他救过赵小柔,但一下就要处朋友,他还是觉得有点突兀,他虽然和大多数男人一样,也是一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但在一些关键问题上,脑子还是很清醒的。

“我想和你学武,学修真之法啊。”赵小柔眨了眨眼,在周狼的耳边吹气如兰道。

“这和你做我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啊?”周狼更加好奇了起来。

“我做你女徒弟,你肯定不会用心教我,我要是做你女朋友,你肯定就会尽心尽责了。”赵小柔笑嘻嘻道,还别说,这女人的思维,就是和男人不一样。

“做我女朋友,那就得一辈子跟着我,而像我一般优秀的男人,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,这些你想好了吗?”

周狼忍住浑身的兽血沸腾道,赵小柔这样的美女谁不喜欢,他也不例外,但他终究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此时还能保持一些冷静。

“这个……我似乎还没想好。”

赵小柔想了想道:“我从小的观念是不能有别的女人和我分享男人,但你说的话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,因为你是修士,不是一般人,所以我纠结了,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做你的女朋友。”

“既然你没想好,就不要那么急着勾引我了。”周狼道:“我可以尽心教你武功,至于修真之法,那要看你的天赋,看能不能跨过那道坎,成为修士了。”

“狼哥,你太好了,在飞云寺前,你一下打败秦老将军的四个手下,一拳逼退方智禅师,真的好拉风啊,从那一刻起,你就成了我的偶像,让我有种拜师的冲动。”

赵小柔激动了起来,猛然在周狼的脸上啵了一下。

“咳咳……男女授受不亲……你这样简直是在玩火啊。”周狼苦笑道。

“你也算我半个师傅,半个大哥了,这没什么,反正我这辈子还只亲过你这么一个男人。”赵小柔也有些害羞起来,连忙转换话题道:“现在时间还早,狼哥,你就开始教我武功吧。”

“你得换一身衣服,你这样子,我怎么教啊。”周狼无奈地道。

他能一夜之间成为高手,是因为有祖传铜钱的器灵“小希”为他伐毛洗髓,这种机遇,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,他教赵小柔武功的话,必须言传身教,身体上的接触那是必不可少的,可现在小柔穿成这个样子,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恐怕是很容易擦枪走火的。

“狼哥,看来我对你还是有点吸引力嘛。”赵小柔咯咯一笑,马上去换衣服去了。

“这妮子,好像还真的有些喜欢我了。”周狼怔怔出神地想道。

……

几分钟之后,赵小柔换了一套运动服出来,周狼就开始教她站桩。

“狼哥,怎么这么累啊。”还不到半个小时,赵小柔就有些扛不住了,道:“真正的武林高手,不都是修炼什么内功心法的吗?站桩这么苦,就省了吧。”

“那可不行,你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是要好,但远远达不到我的要求,你必须改善体质,等到身强体健,身手敏捷了,才能开始修炼内功。”

周狼道,几天前他在武学方面无疑是个菜鸟,但是现在,他是比武学宗师还牛叉的存在,记载的那些武学理论,他看过之后就深深刻在了脑子里,现在拿出来教赵小柔,还真的是绰绰有余。

“我当然是要成为高手。”赵小柔打消了放弃之心,咬着牙继续站桩,周狼以为她会放弃,她却坚持了下来。

一直到十二点,赵小柔才开始睡觉。

以前他们睡在一起,那是因为只有一张床,现在租了房子,有两个卧室,两人也就分房而睡了。

从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,周狼进入了祖传铜钱之中,那里面的灵气要远比外面浓郁,在里面每修炼一次,他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更为强悍,体内的真气更为雄厚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天蒙蒙亮周狼就带着赵小柔去学校跑步,晚上则是去飞云峰飞云寺给秦老将军针灸。

此外,他每天都会给情人酒吧的美女老板李梦雪打电话,但刚好这几天李梦雪去了一趟外地,他也就用不着去上班当保镖,时间安排上还是比较宽裕的。

……

一周之后,秦老将军的腿基本上康复了,而在三天之后,他就要回京都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。

为感谢周狼治腿之功,他特意在南山国宾馆设宴,招待周狼和赵小柔。

这是一个周六,傍晚时分,周狼带着赵小柔,打车来到了南山国宾馆。

这个地方,可不简单,因为这是接待政府官员的指定宾馆,这宾馆虽然也对外开放,但是消费的价格,高得离谱,不是有钱人,一般不会来这个地方。

刚进南山国宾馆,周狼就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。

“是叶倩倩,那个和我有婚约,但欺辱过我的女人!”

周狼现在的目力何等惊人,一下就认出了那个穿着热衣热裤,戴着墨镜的漂亮女人,就是叶倩倩,当然,这个女人只是外表漂亮,内心却是丑陋的。

“狼哥,你喜欢那样的女人?”赵小柔注意到了周狼的眼神有异,于是问道。

“不,以前我认识她而已。”

周狼说了一句,并未打算现在就去找叶倩倩,讨回当日所受之辱,而是带着赵小柔往秦老将军早就订好的1号包厢走去,毕竟他今天是来赴宴的,并不想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情来。

但有时候,就是冤家路窄,周狼和赵小柔坐电梯上了第8层,就看到叶倩倩站在走廊里面,而他的身边,就是那个带着手下撕毁了他和叶倩倩的婚约书,并且打了他一顿的聂元雄。

如果周狼没得到奇遇,他看到这两人,恐怕只能绕着走了,但是今天,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,就径直走了过去,因为叶倩倩也聂元雄站的地方,是他进1号包厢的必经之地,他身为修士,总不可能还避着这两人。

“周狼,你小子怎么在这里?”一身正装的聂元雄的眼睛也很尖,周狼离他还有十几米的时候,他就发现了。

“怎么,我不能出现在这里?这国宾馆是你聂元雄家里开的?”让聂元雄意外的是,周狼的脸上并未露出怯弱的神色,反而是淡淡说道。

“你小子又是来骚扰倩倩吧。”聂远雄被周狼给气着了,面露狠色道:“马上给我滚,不然我打断你的腿!”

“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周狼微微笑道。

“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?”

聂元雄冷笑了一声,快步朝周狼走了过来,狠狠一脚踹向了周狼的小腹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dglandian.com